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文史資料 > 稿件
將郵政大樓交到人民手中

——王裕光保護上海郵局財產斗爭始末

  王裕光(1900-1968),民革黨員。上海解放前夕,代理上海郵局局長,使郵政大樓完整地交到人民手里。上海解放后,歷任上海市郵局副局長、上海市郵電管理局副局長等職。

  上海郵政總局坐落于上海市四川路橋北堍,門牌為虹口區北蘇州路276號,始建于1924年,造價為320萬銀元。大樓兩側為主立面,有貫通三層的簡化科林斯巨柱,轉角處頂部為鐘塔,冠17世紀流行的意大利巴洛克式穹頂。整幢大樓為歐洲折中主義建筑形式的代表作,素有“遠東第一大廳”之美譽。

  上海解放前夕,為了保護好這幢大樓及郵政財產,前前后后發生的驚險往事,至今令人難忘。

  1949年4月2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強渡長江,23日南京解放,上海解放已迫在眉睫。為了使上海郵局完整無損地回到人民手里,中共地下黨組織指示郵局接管小組不僅要保護好資產、設備和檔案,更重要的是使郵局在特殊時期保持正常通信狀態。接管小組在研究這一問題時,認為代局長王裕光的去留是關鍵,于是,決定由中共地下黨員戴孝忠負責做王裕光的工作。

  王裕光畢業于上海南洋中學,20世紀20年代就從事郵政工作,由于精通業務、推行新政,獲社會好評和上級嘉獎,提前晉升。1949年3月,王奉命代理上海郵局局長。當時,他住在披亞士公寓。一天晚飯后七八點鐘光景,戴孝忠乘車抵達披亞士公寓。來開門的是王裕光的夫人。她聽說要找王裕光,就說:“對不起,他有事出去了,不在家。”第二天早晨8點鐘左右,戴孝忠又來到王裕光家。見王后就開門見山地說:“王局長,現在是什么形勢,你一定很清楚,上海解放已是指日可待,希望你保護好郵局的設備財產,保護好郵局的所有檔案,包括放在四樓的郵政總局檔案,不要讓它們遭到任何破壞。”戴一邊說,一邊密切注意王裕光的神情。王裕光平靜地說:“好,我一定盡力而為。”

  在中共黨組織的宣傳教育下,郵局上層主管人員和工會理監事,絕大部分認清了前途,人心安定。代局長王裕光和工會理事長王震百在中共地下黨的影響下,以局、會雙方的名義,成立了護局委員會,王裕光任主任,王震百為副主任。為避免引起警備司令部的注意,護局委員會對外的公開名稱叫消防隊。消防隊擬定了工作綱要,并以局諭發出號召,廣泛吸收職工參加。綱要提出:“本隊以保護局屋設備、資產、公物,并謀整個郵政安全為宗旨。”王裕光為消防隊總隊長,凌鴻鈞、王震百兩人為副總隊長。下設總務、消防、防衛、交通、救護、供應六個組,組下設各個分隊,其中不少共產黨員都列為各組隊的負責人。在這公開合法的組織中,各組隊公開地進行值勤訓練,女職工大多參加救護組,在懂醫學知識人員的指導下,學習包扎救護。供應組還不失時機地購買了大米、面粉、咸肉、醬菜,存放在大樓里,以備值勤留守者食用。

  護局委員會成立后,立即舉行了消防和救護演習。消防隊使用了救火的水龍帶、滅火器等,救護隊演習了對傷員的包扎護理。此次演習公開進行,參加人數又多,引起了國民黨警備司令部的注意。他們派人來郵局追查是誰發起組織的。這時,王裕光出面承擔責任,說明演習是為了保護國家財產和職工的人身安全,別無他意。來人看到是行政、工會負責人公開發起的,找不出什么岔子,便以此為詞回去交差,以后就沒有再來。

  5月25日凌晨,蘇州河以南地區已獲解放,國民黨軍隊退至蘇州河以北。郵局大樓被國民黨一個通信營約200人占領。早晨7點以后,郵政大樓被完全封閉起來,所有人不能進出。王裕光堅守自己的崗位,在地下黨組織的配合下,領導保護局產的斗爭。為了與中共地下黨組織保持聯系,他專門安排人員守候在電話機房。

  留守在大樓里的人員,根據演習時的要求和分工,有組織地先集中到地下室工作間。大家表示一定要同心同德,患難與共,盡力保護好郵局的財產設備,絕不能讓它受到損害破壞。之后,大家分頭去各處觀察情況。當發現國民黨士兵在三樓南面窗口架設機關槍,要用槍托把大玻璃窗砸碎時,立刻上前勸阻,用工具把大玻璃拆卸下來搬走,放在安全處保存起來。國民黨士兵還想把存放文書檔案的柜櫥拖來當掩體,職工也趕快把柜櫥移到北面房間去,避免交火時被槍彈擊破。

  此時,思南路支局及其他支局,連同糾察隊員共30多人,分成幾個小隊,佩戴人民保安隊臂章走上街頭,向路人散發中國人民解放軍《告上海人民書》傳單,并為解放軍引路當向導,協助解放軍維持治安,接收敵特機構和尋找部隊臨時宿營地。留守在大樓的職工瞥見南岸的高樓上升起了紅旗,便將消息傳給了大家,進一步鼓舞了斗志,使他們堅信紅旗很快也會在這里升起。26日上午,中共地下黨組織指示,護局委員會除了護局,還要利用一切機會敦勸國民黨官兵繳械投降,并告知全市大部分地區已經解放,橋南的支局都開門營業,信函照常投遞,只等郵政大樓的國民黨士兵放下武器了。王裕光親自帶頭做國民黨軍官的工作,同時安排留守職工努力做士兵的工作。大家分頭找國民黨士兵談心,勸他們想想家里的老小在等著他們回去養家糊口,千萬不要再為國民黨賣命了。當看到有的士兵亂投擲彈筒發泄怨氣時,大家就上去勸告說,這會傷害無辜百姓,不要再投了。有些士兵想搶劫財物,闖到包裹房看有沒有“油水”,就被守護的職工阻攔,指出里面都是信函包裹,說不定還有寄給他們親人的東西,不能拿走。有的國民黨士兵為了逃命,到處找汽車、找司機,因職工事先已有準備,留守的司機已把車輛輪胎里的氣放掉,拉掉了點火電線,以致汽車無法啟動。

  到了26日下午,國民黨政府上海市代市長趙祖康根據中國人民解放軍聯絡員指示,打電話給王裕光,要他向大樓內的國民黨軍隊傳達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五點決定:(一)停止戰斗;(二)放下武器;(三)愿留下的予以整編;(四)不愿留下的資遣回家;(五)尊重他們的軍人人格。限定投降時間不遲于當天下午4時。王裕光把這些決定和限定的時間,轉告給大樓里的國民黨軍官,并和王震百等人做他們的勸降工作。但敵營長仍然抱有幻想,眼看離4點只差半個小時,王裕光不顧個人安危,率領護局委員會成員沖進營長辦公室。這位姓鄧的營長知道大勢已去,立即繳槍投降。

  “趕快向解放軍發信號!”王裕光急忙道。此刻,時針正好指在了4點。

  第二天晚9點,國民黨這一營士兵在蒙蒙細雨中排著隊離開了郵政大樓。經過兩天兩夜的護局斗爭,郵政大樓終于完整地交到人民手里。如此大規模的戰役,大樓內沒有丟失一件郵件、損失一件設備或遺失一份檔案,這可謂是戰爭中的一個奇跡。四川路橋也因郵政大樓的和平交接,而躲過了一場槍林彈雨。

  1949年5月28日,由陳藝先主持華東郵政管理總局,上海郵政管理局隸屬該局領導。接著,上海郵政開展了清點資產工作,并整頓組織編制,調整了原來的組織機構,市區的郵政支局和郊縣的內地郵局直接由局長領導。軍事接管工作于1949年11月完成,華東郵政管理總局任命陳藝先為上海郵政管理局局長,王裕光為副局長。1957年,王裕光參加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任民革市委常委和上海市第四屆政協常委。

  目前,上海郵政總局大樓仍在使用,成為上海郵政史的見證。1989年9月,它被上海市政府列為“上海市優秀歷史建筑”;1996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5年,上海市對郵政總局大樓相關損壞部分進行了一次性恢復性大修和加固,同時利用郵政局大樓中庭、天臺和部分樓面改建成上海郵政博物館。2017年12月2日,大樓入選“第二批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

体育彩票6十1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