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理論研究 > 稿件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從幾張老照片看孫中山的“朋友圈”

圖為1913年康德黎贈孫中山的題簽照

  孫中山是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偉人之一。關于孫中山的研究成果從清末至今,浩如煙海。今天,試從若干老照片談起,從老照片看孫中山的“朋友圈”。

  據國家博物館研究人員統計,孫中山生前所留影像資料有500余種。國家博物館藏孫中山生前原版照片近100張。上海孫中山故居紀念館藏老照片600余張,均為孫中山及親友所留。此外,廣州市博物館,廣東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等文博單位都藏有數量不等的孫中山及親友遺照。此處擇其一二,略加考述。

圖為1920年,梅屋莊吉贈孫中山簽名照

  “朋友圈”里的荷馬李

  2011年上半年,美國在臺協會曾在臺北某館舉辦過一場“孫中山先生與美國”特展,2013年3月12日至3月31日,廣東省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引進此展,名為《孫中山與美國特展》。該展首度以孫中山先生和美國間的緊密連結作為展覽主題。美國國家檔案局、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以及生前深受孫中山先生倚重的荷馬李將軍家族,都提供了不少珍貴展品。眾多展品中,孫文敬贈李將軍惠存照為宣傳熱點。照片來自美國與荷馬李關系密切的家族。

  荷馬李為美國人,身體瘦弱,自學成才,從小醉心軍事史,熟悉歐美軍事史。著有《撒克遜時代》《無知的勇氣》。《無知的勇氣》問世后,美國讀者反應冷淡,但在日本、德國等國家,該書非常受重視。當時幾乎每一個日本陸海軍軍人都人手一冊日文版《無知的勇氣》。這本書在世界各地再版多次,荷馬李名聲遠播。1910年,他接受德皇威廉二世邀請赴德國校閱軍隊,后被英國羅伯爾元帥邀請赴英,為他的國家作一些關于防衛的設計。

  大約在1904年,經美國華僑介紹,荷馬李結識孫中山,孫中山為荷馬李的軍事才華深深折服。辛亥革命前,荷馬李曾在美國積極活動,為孫中山革命活動籌借美方援助,從軍事,財政、外交各方面對孫中山革命活動給予積極支持。1911年11月25日,荷馬李隨孫中山抵達上海,從此不離孫中山左右。12月底,荷馬李曾陪孫中山檢閱北伐先鋒隊。12月30日,孫中山在接受上海英文報《大陸報》采訪時,曾稱荷馬李為歐美最大之陸軍專家。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荷馬李被聘任為孫大總統軍事顧問,并以唯一美籍友人身份參加“開國大典”。1912年2月,孫中山率領文武百官祭明太祖陵,荷馬李隨行。

  可惜天妒英才,1912年2月中旬,荷馬李突然中風,11月在美國病逝。噩耗傳來,孫中山異常悲痛。曾在《大陸報》發表文章盛贊荷馬李,并去函給荷馬李夫人,予以慰問。

  為尊重荷馬李死后將骨灰埋葬中國國土的遺愿, 1969年荷馬李夫婦落葬臺北陽明山第一公墓,并望兩岸統一后再遷葬南京中山陵。

圖為鮑羅廷。1923年8月,他與比他小5歲但職務比他高的副外交人民委員加拉罕一起來到中國,加拉罕后任蘇聯駐北京政府的大使,鮑羅廷則到孫中山在廣州建立的大元帥府中工作,其任命及使命開始還是秘密的。

圖為青年時代荷馬李

  “朋友圈”里的康德黎

  2016年,孫中山故居紀念館展出不少珍貴的館藏老照片。老照片中不僅有身穿戎裝的國內軍事要員如陳其美、熊克武、王天培,還有頭戴禮帽,身著西裝的葉夏聲,文質彬彬的廣東籍音樂家肖友梅,美國華僑高廷槐等中國人。除了中國友人,孫中山還保存不少外國師友照片,其中康德黎題贈孫中山老照片尤為珍貴。

  康德黎為英國人,1889年起任香港西醫書院教務長,對成績優異的學生孫中山十分欣賞,二人建立起深厚的師生情誼。畢業后,孫中山與康德黎依然保持密切聯系。在孫中山心目中,“康德黎者,以一身而兼為予之師友也”。1895年,廣州起義失敗,孫中山敗走香港時,曾投靠康德黎之門,并經由康德黎介紹香港律師,指點此后之行止。1896年,孫中山在倫敦被清朝駐英使館誘捕時,設法給康德黎去信求救,通過康德黎營救才免于被難。孫、康之師友情意,孫中山銘記終生。

  1923年,中國駐英領事館在英國舉辦紀念辛亥革命活動時,曾邀請康德黎參加,他對中山先生要把中國統一成為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十分贊賞。這次活動中,康德黎向與會的中國留學生莫應溎等披露了他們一家與孫中山及民國五色旗的一段淵源。據當年參與活動的莫應溎先生回憶,康德黎爵士稱“中山先生在倫敦蒙難時,由于各方面的營救而脫險的。他是當時營救者之一,當中山先生從大使館脫險出來之后就住在他家里,他的夫人曾問中山先生將來中國革命勝利后的國家體制,中山先生當即表示:要五族共和,統一中國。在閑談中又議論到國旗的問題,他的夫人建議五族共和最好用紅、黃、藍、白、黑五種顏色的旗幟做國旗,紅色代表漢族,黃色代表滿族,藍色代表蒙族,白色代表回族,黑色代表藏族。當時中山先生贊同這個設想,后來通過了這個動議,這就是五色旗的來歷”。康德黎贈孫中山照片,一直被孫中山精心保存著,直到辭世。

圖為孫中山與彭西(左)合影

  “朋友圈”里的他,他,他

  孫中山保存的老照片中,還有蘇聯人鮑羅廷夫婦題贈孫中山夫人照片。照片上題簽“終身友誼,不離不棄”幾個字。鮑羅廷(1884-1951年),蘇聯人。1923年前往廣州,共產國際駐華代表。鮑羅廷深得孫中山信任,被聘為國民黨組織教練員。他向孫中山提出,國民黨必須要改組現在軍隊,使它完全服從國民黨的領導,必須創立軍事學校同時重視培養政治工作人員。在鮑羅廷等人推動下,孫中山改組國民黨,并籌建了在中國歷史上影響頗深的黃埔軍校。

  孫中山與菲律賓愛國者彭西(1863-1917)相識于1896年6月,并結下深厚友誼。后孫中山為支援菲律賓獨立軍,不僅托人代為購買軍械,甚至打算帶領革命黨人前往助戰。1901年,孫中山與彭西在日本會面時,與美國《展望》雜志記者林奇等與之合影留念。這張照片也在孫中山紀念館內保存至今。

  日本友人梅屋莊吉夫婦與孫中山夫婦互相題贈的照片或合影,在國家博物館與上海孫中山故居都有保存,多年來是中日友誼的重要歷史文化遺產。孫中山一生進出日本達15次,結交的日本朋友約有300人。梅屋莊吉是孫中山日本友人中“豪俠真誠”之士,孫、梅二人1895年在香港一見如故。梅屋與孫中山暢談天下事后,發現兩人對“中日之親善、東洋之興隆以及人類之平等,所見全同。為求其實現,先行大中華之革命。先生雄圖與熱誠,其激我之壯心,一午之誼,隨因將來之契”。此后,梅屋莊吉對孫中山的革命事業“赤心傾倒,交誼不渝”。孫、梅交往30余載,孫中山逝世后,梅屋莊吉請人鑄造的孫中山銅像,依然矗立在中山陵廣場,我國政府一直作為重點文物予以保護。

  孫中山畢生貫徹自由平等博愛、世界和平的信條,夙夜致力于民生幸福,民族解放。孫中山“大公無私”的品格為他贏得國內外諸多追隨者和朋友。照片中的很多國外友人都曾是孫中山革命征途上的同路人或者資助者。中山先生胸襟博大,海納百川,廣交天下朋友,匯聚世界智慧,為中華民族獨立、國家富強奮斗終身。

  (作者系民革市委理論文史委副主任、民革黃浦區委黨員,上海市歷史博物館研究部副主任)

作者:胡寶芳 )
体育彩票6十1中奖结果